央廣網深圳7月16日消息(記者張聞)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世界杯剛剛結束一天,不安分的中國足球又壓過德國戰車上頭條了。這次榮登頭條的引子,依然是我們不願意看到的負面事件。昨天,足協杯第三輪準時開打,中甲深圳紅鑽坐鎮主場迎戰山東魯能。放在10年前,這是一場強強對話。但在深圳足球早已成了中國足壇的破落戶的今天,這場比賽則被定義為一場強弱分明的較量。事實上,深足已經2年沒有和中超球隊過交手了,這場比賽甚至是本賽季他們首次電視直播露臉的機會。
  但這次露臉在不得已下成了“現眼”。賽前,姍姍來遲的深足球員在場地中央拉出了“生活已無法維持,還我血汗錢”的橫幅。比賽開始後,他們集體背對進攻方向球門站立,神情如默哀般凝重,時間長達30秒。此後,深圳隊多人抽筋倒地受傷,場上一度出現了7打11的奇景,最終比分被定格在了0:5。賽後,主教練李毅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球員不如農民工,欠薪不知如何討。
  李毅:我對這幫球員我感覺他們很可憐,真是很可憐,有的時候我覺得現在連農民工都不如,農民工如果現在欠薪還有地方去申訴,但是對於他們來說他們也都要養家糊口,要生活,但是現在不知道何處何從。
  欠薪現象在中國的足球俱樂部里普遍存在,但鬧到深足這般家醜外揚,用極端方式來解決的卻不多。長期跟隊採訪的《深圳晚報》記者黎曉斌給我們完整講述了深足欠薪十年的歷史:
  黎曉斌:2004年開始,當時是深圳健力寶隊,張海出事了以後等於是沒人管了,教練、球員在10個月沒發錢的情況下拿了冠軍,從那以後深圳足球俱樂部就陷入一個股權紛爭,接連換了三手,在2008年的時候經歷過足協托管。當時欠下了630多萬沒人買單,最後是由現在這個2009年才接手的老闆給了這600多萬的錢,市政府是答應了以後要把這個錢還給現在的老闆,但是目前為止已經過去6年了,這個錢依然還沒有還。這是一個表象,更深層次的俱樂部一直以來投入產出不成比例,到今年發現資金鏈是歷來最差的,以前我們都說老闆的錢就像擠牙膏一樣,擠擠出來一點,但是今天看來怎麼擠都擠不出來了。
  在拆東牆補西牆的十年當中,深足從中超降到了中甲,今年俱樂部又要被轉手了,就在這這樁交易之前,球員選擇了以罷訓和拉橫幅的方式,討要自己的勞動所得。俱樂部到底欠發了球員多久的工資,以至於他們出此下策,黎曉斌從球員處得到的說法是這樣的:
  黎曉斌:因為按照以往的慣例都是新賽季開始之前簽合同的時候就要把去年欠的東西清了,但是今年根本就沒清,只在昆明冬訓的時候發過一個月的基本工資,就是去年9月份的基本工資,回到深圳以後比賽就開始了,新賽季就繼續踢了。到了10月30號那天,因為球員訓練完回到酒店以後發現門卡打不開了,因為深圳隊是沒有基地的,也沒有固定的地方,只能每年租酒店去住,這球員就開始鬧了,發微博、發微信,這個情況就引起了當時的贊助商的一個很大的反應,第二天馬上就把兩百萬打到現在的老總個人的帳戶上,讓他直接把發給球員,那次解決了3月份工資,但是從那以後就再也沒發過錢了,一直到昨天比賽15號的中午,12點鐘的時候球員收到了一個月的基本工資。
  深圳紅鑽俱樂部副董事長王奇表示,俱樂部的資金和經營確實存在困難,但董事長萬宏偉向來只拖不欠。目前是俱樂部轉讓談判的關鍵時刻,球員在此時鬧罷工已經給談判造成了負面影響。此舉並不明智:
  王奇:你從歷史上看沒有不給過,確實老萬這個人有個特點:只拖不欠,所以我不太同意有的人寫說惡意欠薪。惡意欠薪是有錢不給,他是房地產、他是藝術品投資、和他酒業今年的一些特殊情況確實是出了點問題,而且在俱樂部轉讓的過程當中現在雙方談的條件也非常好,昨天看完這個情況,這是他的原話,就像你們球員如果不發工資你們罷賽都可以,你們不能上場去消極比賽去,這是我們即將收購的新老闆昨天提出來的,你說一上場在那跟默哀30分鐘似的,而且下半場懂足球的人全都看出來,全在那詐傷,裝,連守門員都說抽筋了,這種戲做的吧,反正我覺得天地良心,我不信。
  而對此,黎曉斌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球員並非消極比賽而是由於幾天沒有訓練,再加上準備活動不足造成的受傷。場面不僅不可笑反而有幾分悲壯:
  黎曉斌:這個裡邊可以透露一個細節,有個隊員叫杜龍泉,下半場的時候他整個手脫臼了,情況是比較嚴重的。深圳隊有兩個隊醫,有一個已經跟著他去了醫院,只剩下一個隊醫。在下半場不停的有人受傷,4個人受傷這隊醫根本就忙不過來,到最後守門員開大腳把整個大腿回收肌後面全部拉傷了以後,他根本就站不起來了,是由隊友和裁判一起把他扶起來了,扶起來他站在那裡,他根本已經動不了了,當時也沒有換人名額了,所以說這麼個情況踢完。山東的球迷在球迷區里一直在罵,說深圳紅鑽丟人,深圳隊你們就為了錢。王永珀專門從深圳隊的球門後跑步到山東隊的球迷區勸大家不要再罵了,因為深圳隊的球員太不容易,當時山東隊的球迷馬上就停止了,而且後來全場連深圳的球迷一起都在喊深圳隊加油、深圳隊挺住。
  同樣一個場面,站在不同的角度所閱讀出的內容卻完全不同,我們不能站在和球員更親近的記者的角度,也不能站在俱樂部管理者的角度。在這裡想誠摯問一問當天在現場和通過電視轉播觀看了這場比賽的球迷,你們覺得哪一方對比賽的閱讀更接近事實?
  “畫餅”、“欠薪”、“討薪”這個怪圈年復一年的發生,偶爾出現幾個像深足這樣“魚死網破”的案例才能讓不瞭解中國足球的人當社會新聞圍觀一下。如此惡性循環的根兒在哪?做過記者、俱樂部老總、主教練、球探等多個職位的金焱告訴我們,俱樂部準入機制的粗放也許是個源頭:
  金焱:中國足球欠薪從職業化開始以來就伴隨著發展,企業家沒有能力去運營這個聯賽的球隊,沒有這個實力,接過過大的盤子運營不下去了就欠薪。跟什麼有關係,就是跟你足協的審查制度(有關係)。當初就為了好像湊夠參賽隊伍,什麼人什麼樣的隊伍都可以進來了,又沒有交保證金,俱樂部成立之初都打著百年俱樂部這種嚇人的招牌,很多俱樂部資金鏈一斷裂之後馬上就出現欠薪。
  鬧也鬧了,吵也吵了,最終球員得到的也僅僅是1個月的工資和一紙白條。如果深圳紅鑽隊的轉讓談判破裂,球員的工資還有著落嗎?俱樂部副董事長王奇告訴記者,他們正在積極與政府交涉,希望討回之前所欠俱樂部的600多萬,以此暫時解決近在眼前的危機:
  王奇:反正現在正在積極的做這個事,我們也有幾個預案,到了這個月底,不好說,這600多萬是能最快就給的,這是政府欠的錢,是我們給他墊付的,而且我們正在跟政府積極交涉,就是說下麵的問題有些東西不是一個老闆能承擔的,一個俱樂部能承擔的。  (原標題:足協杯深圳紅鑽罷賽“討薪” 李毅:球員不如農民工)
創作者介紹

老爺

hk24hklzm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